图片 2

最悲伤作文

图片 1

图片 2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索玛慈善基金会官网截图。

  • 新学期开学作业:看阅兵直播写心得(组图)
  • 致父母:别让孩子实现“你的梦想”
  • 6招改善孩子记忆力 孩子如何面对陌生人
  • 过来人分享:一个非学霸的初三历程(图)
  • 掌握中考四型复习法 如何让你的短板变长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四川大凉山一所由索玛慈善基金会筹资上千万元的爱心学校索玛花爱心小学,2012年建成使用。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该校因办学手续无法解决,被禁止从事教学活动。

一家基金会在贫困地区办学校,遭到了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对。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乡政府甚至准备“强拆”学校,公安机关则拘传了公益组织的负责人。

2015年8月,“最悲伤作文”《泪》引发公众对大凉山教育扶贫的关注。文章作者曾在索玛花爱心小学就读,该校在作文刷屏没多久就被定性为违章建筑,责令限期拆除。

最近,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有关部门围绕索玛爱心小学的争议备受关注。这场由“最悲伤作文”引发的“非法办学”风波,究竟是因为公益机构的助学行为损害了地方形象,还是地方政府无力发展好当地教育?是有些地方官员心胸狭隘,还是公益机构的办学行为触碰了法律底线?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方,还原事件始末。

根据政府通报,该学校涉嫌无办学资质、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等。

公益机构负责人被警方拘传

当地方政府依据相关法律关停学校,人们在情感上自然多有不舍,毕竟它曾对山区孩子求学起到过重要作用;但若违法事实确凿,要想逾越法律红线保留这所学校,似乎也站不住脚。

8月31日傍晚,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的微博账号“老邪哥哥”以及他个人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则消息。这条声明是“代发”的消息称,黄红斌“在从儿童村下山的路上,被公安抓去,并戴有手铐”。

作为基金会来说,汇聚社会上千万爱心捐助,帮助偏远地区儿童上学,这是好事。但正因为意义重大、资金量大,就更应该注重操作过程的规范。尤其涉及大型建设项目,程序不完备等起初不在意的瑕疵,可能成为反转命运的稻草。

消息配发的若干张图片显示,一名男子被至少5位身着制服的男子围住,其中两人从左右两边架住了该男子的胳膊。消息中提到的儿童村是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募资建设的索玛花爱心小学,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此前,关于这所学校拆与不拆的命运,已经引发了舆论的热切关注。

到头来,上千万爱心捐助打了水漂,对捐赠人和受助者来说并非是负责的态度。

8月31日晚22时24分,“老邪哥哥”的微博又发布了一条“更正”消息称,刚刚收到最新消息,黄红斌的夫人从有关部门得到答复说,目前不是拘捕,是拘传,时限48小时,理由是非法占用林地。

这类涉及硬件设施的教育扶贫问题,其实有一套成熟的流程,“希望工程”即是典型。通常,资助方先和地方政府或者教育部门协商,在当地的整体规划下进行补充,将新建教学点的信息纳入政府体系内。随后,各参与方签署相关协议,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

当晚,西昌市有关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经西昌市森林公安局前期调查核实,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涉嫌非法买卖国有林地,并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西昌市森林公安局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依法拘传了黄红斌。

▲图文无关。图/视觉中国

9月1日,黄红斌被释放。随后,警方从索玛慈善基金会调取了电脑、会计凭证、审计报告、总账、明细账目等证据材料。

一般由政府协调村委会,落实土地问题,同时负责三通一平。资助方直接或间接落实校园的建设,在完备的建设流程下施工,通过地勘排除地质灾害隐患,通过设计图纸确保建筑结构,监理确保建筑质量。最终,校园建成以后,移交教育部门统一管理。

9月4日,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基金会目前正在接受西昌市森林公安局对基金会财务状况的调查,相关人员也按要求提供了所有的财务凭证,基金会将以积极的态度配合公安机关,还原基金会财务的真实情况,给广大捐助人和关心基金会的爱心网友一个交代。

整个过程中,基金会作为社会慈善力量一方,主要对发掘社会需求、募集社会资金和项目推进负责。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索玛花爱心小学尚未被拆。9月5日,黄红斌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现在还在等政府的调查结果,可能两三天就有结果了。“学校拆不拆还得听政府安排,政府要拆就拆了,我们也没办法”。

这所被停学的索玛花爱心小学,从恢复教学点开始,一点一滴扩大规模,我们不能否认其曾经发挥的作用。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整个过程以基金会和村里的热心人士为主,缺乏专业人士在流程上对于潜在风险的把控。

“但我们自己肯定不会拆,你生的孩子你会把他掐死吗?”黄红斌反问。

对于这种灰色状态,索玛慈善基金会负责人黄红斌认为,相关部门自开始就知道学校的存在,默认了学校的运作,只是,索玛花爱心小学一直没有正式获得合法身份。

撤并教学点后,索玛慈善基金会建起了爱心小学

这种没有确定权利义务关系的默认,最终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灰色状态及其产生的侥幸心理一旦遇到非黑即白的选择时,法律的刚性就变得难以逾越。最终,捐赠人、捐款、基金会、孩子都要承担苦果。

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成立于2014年8月,是四川省民政厅批准成立的非公募基金会,其法定代表人是黄红斌。黄红斌是西昌市一家家电维修部的店主。

爱心学校停学——这个遗憾的现实,提醒慈善类的项目运作,需周全考虑权利义务的边界,理清自己在社会分工中的角色,以稳健求长效。

索玛基金会在四川省民政厅的登记信息显示,基金会的业务范围包括:救助需要帮助的贫困人群,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开展各种扶贫济困等活动;扶持贫困家庭改善生产生活条件,促进其素质和能力的提高;传播慈善公益文化,促进社会和谐。

特别是像此类助学项目,本有“希望工程”等可循模式,倘若为了追求效率而打破常规,只有英雄主义的一腔热血,而无对风险的防控、对规范的尊重,那么短期内或许见效很快,但长期而言,欲速则不达,甚至造成资源和情感的无效运作和浪费。最后我们也希望,分流后的孩子们能够得到相关部门的持续关注,保证他们在转入新学校后继续完成学业,靠着知识走出大山。

索玛花爱心小学于2011年11月开工建设,随后的几年间,该校陆续得到扩建。据官方介绍,2015年7月,索玛花爱心小学10间学生宿舍、1间教师值班室、1间教师住房及厕所、厨房、淋浴房、仓库等附属设施约300平方米的建筑已竣工投入使用。

编辑 孟然? ?校对 刘军

2015年8月,新扩建的6间教室、4间教师住宿、办公用房及厕所等共计约530平方米的框架结构已完成主体施工,一处占地约900平方米的操场已完成碳渣硬化铺装。

2008年以前,索玛花爱心小学所在的火普组设有教学点,招收一、二年级学生,隔年招生,当年有二年级在校生23人。根据教育部撤并教学点的有关规定,因该教学点生源少,并且汶川大地震后教学用房经鉴定为D级危房,当地政府撤并了该教学点,23名就读学生于2009年迁入四合乡中心校三年级就读。

既然教学点已被撤并,索玛基金会为什么又要在火普组新建学校呢?

据索玛基金会网站介绍,火普组外地搬迁户多,很多人家搬迁过来十多年还没上到户口,导致大批孩子失学。据不完全统计,附近达到学龄的失学孩子已超过130人。西昌市官方的消息也称,近年来,随着自主搬迁户不断增多,火普组当地适龄儿童数量随之增长。但官方消息没有透露适龄儿童增长的具体数字。

据基金会介绍,截至2012年1月8日,共有135人来报名上学,都是7岁以上的孩子。

索玛花爱心小学的建设过程充满艰辛。基金会提供给政府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该小学集万千爱心人士的捐助,历时半年、花费近300万元建设而成。资金是网友捐赠的,由于当地地理条件差,施工进展艰难。黄红斌找了好友,按照每套课桌180元的价格采购。教师住宿的高低床每套220元,一共买了5套。

学校的水源是在距学校约5公里的一处山涧发现的天然泉水,和学校高差50米。2012年6月12日,基金会和村民协商好出资1万元买下了这处水源,并在水源处修建了一个小型蓄水池,解决了索玛花小学和附近几十户人家的饮水问题。

“最悲伤作文”引出爱心小学属于违法建筑

如果不是因为一篇“最悲伤作文”,大凉山深处的这所小学恐怕难以为人所知。

一个月前,四川凉山州越西县普雄镇且托村12岁女孩木苦衣五木的一篇叫《泪》的作文在网上成为热点。作文讲述了这个女孩的悲惨遭遇:“爸爸四年前死了”,“妈妈病了”,“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每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黄红斌最先在网上发布了这篇作文,点燃了舆论之火,这团火很快也“烧”向了其担任理事长的基金会。

“最悲伤作文”传播之后,有相关公募基金会在网络上开通“微公益”捐赠通道,很快募集了90多万元善款。此举引发了争议,有人认为索玛慈善基金会是在“煽情吸捐”,前几年,索玛慈善基金会曾因捐款账目不清遭到过质疑。

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对于网上的“煽情吸捐”质疑,黄红斌说,这些捐款都是通过第三方机构募集的,并未由索玛慈善基金会接收。

凉山州有关部门随即介入,对索玛慈善基金会展开调查。调查材料称,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教学点未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报教育、国土等相关部门审批备案,存在校舍占用国有林地,购买村民房屋和土地没有合法手续等问题,涉嫌违规办学。下一步,当地还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对教学点进行依法、依规处置,推动基金会依法规范开展公益活动。

凉山州针对索玛慈善基金会的调查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舆论的关注,直到又一条消息的发布。

西昌市四合乡人民政府发出书面“限期拆除违建通知”,通知要求,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于2015年8月28日前自行拆除违法违规建筑物,否则,乡政府将依照法律法规进行强拆。

8月28日上午,这份通知被黄红斌发到网上,他说,这是“作文《泪》引发的‘血案’之一”。

除了索玛花爱心小学将可能遭遇强拆的消息外,黄红斌还发布了“作文《泪》引发的‘血案’之二”:“我们在越西县所支教的学校:尔赛乡小学、布海小学、宝石小学、红旗小学、石门小学、依吉小学、果吉小学,不能派支教老师去了。”他还引述教育局最新通知说,要去的必须有教师资格证,还要到教育局参加考核。

这一组消息再次成为燃舆论热点。有网友认为,“最悲伤作文”对当地形象不利,凉山州及西昌市此举是对慈善组织的报复性行动。也有评论对当地政府的决定表示支持,认为政府的做法是为了孩子安全的考虑,是为了孩子受到正规教育的考虑。

8月28日下午,索玛慈善基金会向西昌市有关部门递交了《关于西昌市四合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违建通知>行政复议申请书》,请求撤销四合乡人民政府的《限期拆除违建通知》。

在索玛花爱心小学被要求拆除的消息成为舆论热点后,8月30日下午,西昌市政府新闻办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索玛花爱心小学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飞播)林地、违法建设,以及非法办学、建设场地因施工造成地质灾害安全隐患等情况。

西昌市有关部门认为,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是非公募基金会,没有办学资质;基金会未在教育主管部门办理任何办学手续,在不具备国家规定办学条件的情况下招募人员进行非法办学;基金会非法举办的索玛花爱心小学建设所属地块系非法买卖的国有(飞播)林地;索玛花爱心小学所有建筑未办理任何审查、审批手续,存在严重质量安全隐患;办学地块存在施工引发的地质安全隐患,危害程度中等,危险性中等。

针对火普组区域内适龄儿童的上学问题,西昌市的通报称,2012年以来,教科局和乡政府成立了领导小组,制定了前期工作方案,四合乡中心校先后分三批接收火普组区域适龄儿童327名,其中2012年92名,2013年112名,2015年已登记123名。

西昌市政府承诺,将切实采取保障措施,不让一个适龄儿童失学。

本报成都9月5日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