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护士,需求广泛亟待规范

  近日,南都记者报道“医护到家”平台护士提供陪诊服务遭“要挟”退款事件引发关注。平台的共享护士陈小姐向记者报料称,自己为在平台下单的患者提供陪诊服务过程中,突然遭到患者家属“围攻”逼到墙角,要求退款,整个过程持续1个多小时,最终以陈护士转账退款后,才得以离开,事后陈护士多次向平台投诉未果。最新消息显示,在经过1个半月的沟通后,平台已经退还陈护士垫付的款项。

从网络打车、网络订餐到时下火热的共享单车,互联网+正在改变很多服务行业的属性。在医疗领域,互联网医院仍方兴未艾,网络预约护士上门这种新型的便捷服务也开始进入我们的生活。

  今年以来,滴滴顺风车接连发生两起司机谋杀乘客事故,引发公众对共享经济模式下安全问题的高度关注。而在医疗界,催生的“共享护士”新模式,安全问题同样为人所关注。

对于行动不便,还需要定期输液、打针、导尿的失能或半失能老人及其家属而言,通过网络平台申请护士上门提供优质的医疗护理服务无异于切中需求的痛点。然而,随着服务落地,这类平台也暴露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脱离了医院场景,护士服务的过程如何监管,服务质量如何保证,医疗风险如何规避,发生医疗事故谁来担责,作为医患中介的网络平台身份又该如何界定?网约护士平台能否成为未来居家养老模式的一种补充?这些问题都需要尽快找到答案。

  “共享护士”靠谱吗?它是否涉嫌违规?服务护士的人身安全,以及患者的医疗安全谁来保障?

回应

  “共享护士”合法性仍存空白

细化标准完善评价系统

  患者手机一键下单,护士就能上门服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提供共享护士服务的网络平台已近20家,其中包括医护到家、金牌护士、V护到家、滴滴护士等市场占有率相对较高的平台品牌。

平台服务将升级

  南都记者浏览这些平台信息发现,它们提供的服务项目大同小异,包括打针输液、静脉采血、外科伤口换药、灌肠等。此外,一些共享护士平台,还提供医院陪诊、上门送药、健康体检、中医理疗和上门催乳等个性化服务。

共享经济带来的红利如今在医疗领域中有所体现。类似于“医护到家”“乐护”“E护通”“U护”等网络预约护士上门服务的平台层出不穷,同时受到护士和患者的欢迎。

  然而,“共享护士”新模式合法吗?根据国家卫健委2008年实施的《护士职业注册管理办法》规定:护士经执业注册取得《护士执业证书后》,方可按照注册执业地点从事护理工作。护士在其执业注册有效期内变更执业地点等注册项目,应当办理变更注册。

护士通过在平台上注册即可抢单,前往有需要的患者家中提供专业医疗照护服务,同时还能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对于行动不便的失能或半失能老年人来说,如果能在家输液、打针、鼻饲、导尿,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按照这一《管理办法》,护士执业需要有固定且明确的医疗机构执业地点,发生变更则需要重新注册。护士签约网约平台,提供上门服务脱离注册执业地点,有违办法精神,有非法执业嫌疑。

解决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最后一公里”、打造护士上门版“滴滴”,网约护士平台打到了目前医疗服务所顾及不到的一个痛点,但作为一种新型的医疗服务业态,也暴露出一些问题。

  但“共享护士”模式并非无路可通。在一些省市,继医师多点执业放开后,护士多点执业也有了先行探索。

最近,有媒体报道,有患者投诉,通过“医护到家”App预约上门的护士存在操作不规范,为患者注射“不允许院外注射药物”,提供以胎儿性别鉴定为目的抽血服务等问题。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北京、天津、广东等省市明确认可护士多点执业,全国大部分地区护士多点执业尚无法可依。国家卫健委相关部门负责人也指出,签约网约平台和实体医疗机构的多点执业还不一样,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相关政策。

据了解,“医护到家”App于2015年12月正式上线,运营方为第一视频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千医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平台对护士实行注册制,以套餐形式推出护理服务项目,提供不同套餐服务的护士能获得相应的上门服务费。

  等不及政策的明确,行业内早已“打得火热”。成立于2015年的“医护到家”官方数据显示,平台注册认证的专业执业护士超过4.3万名,服务范围覆盖北、上、广、深等330个城市。“金牌护士”CEO丁少磊也公开透露几组数据,目前该平台上共进驻超过3万名专业护士,服务范围辐射全国200多个城市,其中居家养老用户占比达60%,成为了最主要客户来源,此外为母婴护理人群、院后康复人群各占20%。

北京晨报记者联系到“医护到家”COO魏贵磊,他表示,对报道中提到的问题部分认可,同时平台已经做出了整改措施。比如下架了之前提供上门打美白针服务项目,调整后,护士上门服务仅限于打针、输液、孕妇护理、留置针输液、静脉采血、普通换药、PICC换药、导尿、鼻饲、吸痰、压疮护理、造口护理、灌肠护理、外科拆线、会阴护理、雾化治疗、口腔护理十七项护理内容。

  共享护士“是一个人在战斗”?

与此同时,“医护到家”也将原有的服务标准进行了细化,升级用户评价系统,通过用户评价、监督举报等对护士行为形成有效约束。

  居家护理需求催生“共享护士”行业,然而,不少专家认为,单有市场需求并不足够,缺乏规范,服务过程中的医疗安全和人身安全问题如影随形。

魏贵磊介绍,“医护到家”团队并不是医疗领域出身,在调研过程中,他发现医生和护士都反映,一些失能或半失能老年人对上门护理的需求非常大,已然成为一个痛点,但在推进服务体系过程中,尽管团队招聘了多名全职护士,也推出了国内首套护士上门服务标准和流程,但确实也存在流程标准不细致、评价体系不够科学,对护士监管不足等问题。他表示,下一步“医护到家”将与全国的医疗机构展开合作,为这些医疗机构搭建信息平台,同时争取将上门服务费用纳入医保。

  据了解,目前多家共享护士平台都采取了购买保险的形式,为每单服务“护航”。如医护到家平台宣称免费为患者和护士提供全程的三重保险,包括综合意外险、第三者责任险以及上门护理医责险。

调查

  然而,保险这种事后补偿制度显然未能尽如人意。南都记者采访多位兼职“共享护士”,安全成了他们共同担忧的问题。同时在多家共享护士平台上注册的李护士表示,一些平台提供保险,但服务过程中完全没有监控和保障,有时接到晚上的单上门服务,会感觉害怕。此外,她表示在平台注册的初期,曾接到一些传染病人注射的单,平台对服务单审核不够严格也让人担忧。

护士多点执业政策待放开平台接单先试水

  在本次事件中遭患者家属“围攻”退款的护士陈小姐坦言,从事护士行业,与患者或者家属发生冲突的情况时有发生,但在医院里当护士与在平台上当兼职护士最大的区别在于,护士在遭遇突发情况时,可以有实体医院作为“后盾”,但平台上的护士,感觉就是“一个人在战斗”。

对于“医护到家”和同类网约护士平台的质疑还包括其运营模式,护士个人与平台签约执业,应该以“护士多点执业”政策的放开为前提。目前我国虽然对医生多点执业打开了政策通道,对“护士多点执业”还并未出现政策松动。

  丁少磊表示也倾听到这些声音,但他认为医患安全问题可通过制度设计和技术设计来加以解决。如在制度上,事前对每个订单建立严格的审核评估机制防范风险,建立保险制度对事故执行赔偿;在技术设计上,通过GPS定位,建立安全围栏等进行服务监控。据介绍,2017年11月,金牌护士已发布了金牌护士上门探访服务的标准,并联合北京护理协会进行推广,希望形成行业的自律规范。

魏贵磊表示,现行相关法律法规只有对护士必须在执业地点进行执业的表述,并没有说护士不能在执业地点以外执业。他强调,事实上,一些地方性政策其实已经释放出允许鼓励护士多点执业的信号。

  然而,丁少磊也坦言行业自律还不够,目前互联网护理平台还缺乏统一规范。“国家希望让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医养结合,而最基层的地方正是患者的家里。事实上我们正是希望通过互联网在推动这些事情,解决居家护理的需求难题。”

去年5月,广东省卫计委发布的《广东省持续改善护理服务重点工作方案》中就有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护士多点执业,鼓励三级医院专科护士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设专科护理门诊,鼓励县级以上医院护士以各种形式开展出院后患者延续护理和长期护理服务,鼓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居家护理服务,鼓励护士在养老院、护理院巡诊或兼职等明确支持探索护士多点执业的内容。护士多点执业一旦放开,就意味着护士只要在一地进行注册,就可以多点、灵活执业。护士通过网络预约平台执业也将有明确的政策作背书。

  他期待国家能像规范互联网医院一样,尽快给予“互联网+护理平台”一个“名分”。“当然,在当中需要设置一些条件来保障医疗安全,如互联网医院需要依托实体,网络诊疗禁止首诊一样,我们期待关于互联网护理平台规范细则的出台,而具体条件,我们都会乐于接受和遵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网约护士平台正在充当护士多点执业的探路者。

  出品:南都互联网+医疗健康研究中心

以“医护到家”为例,目前该平台注册护士约为3万余名,她们利用本职工作以外的碎片时间进行兼职,可以获得更多收入,因而积极性也较高。根据平台显示,接单量排名第一的护士抢单数为1138次。

2017年1月出版的《中华护理杂志》发布的一篇由首都医科大学护理学院与天坛医院护理部联合发表的调研文章《护士多点执业认知的调查和分析》显示,大部分护士对多点执业持欢迎态度。参与调研的1010名护士中,78.5%赞成护士多点执业。大部分护士认为,多点执业可以提高经济收入,提升自我价值和自身技能。

建议

规避风险注册护士要有门槛

中华护理学会副秘书长、海军总医院护理部主任黄叶莉曾公开表示,护士上门对病人,尤其是行动不便的病人来说是好事,也是未来趋势,一些在职或退休护士能够为病人提供居家服务也是很好的方向。但她同时强调,病人有需求可以满足,但对潜在风险一定要提前规范和规避,出现纠纷和问题要有解决的依据和通道。而这些恰恰是网约护士平台尚未完善的地方和一些模糊地带。

早在网约护士平台出现之前,护士上门给行动不便的患者打针、换药在一些社区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作为“上门巡诊”项目在开展。

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部主任王丽介绍,早期一级社区医院在机构转型之前,上门巡诊业务的内容比较宽泛,有些不适合在家操作的治疗可能存在一些安全风险。随着上门巡诊制度的不断细化和规范化,护士上门可提供的护理服务范围有了明确界定,提出上门申请的患者也要经过评估。患者和社区机构要签署社区家庭卫生服务协议书、知情同意书等,医生或护士要填写入户评估表、首诊记录等,必须做到每一步有资料留存,每一项操作都有据可查。

王丽表示,护士脱离医院场景提供上门服务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比如药品安全、过敏反应等。她强调,护理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专业,年龄低、护龄短的护士实践经验不足,缺乏一定的应变能力。“社区提供上门巡诊的护士要通过临床护理及社区护理专业评估培训,上门的护士在护龄、经验方面还是需要一定门槛的。”

观点

法律真空

企业需自律、政府应扶持

与风险并存的就是一旦出现医疗事故,平台、护士的责权如何追溯、判定的问题。

魏贵磊表示,“医护到家”是一个信息平台,而非医疗机构,充当的只是一个资源调配中介的角色。他强调,网约护士平台目前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平台是否需要具备医疗机构资质,目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还没有明确定义。从这个角度来说,网约护士平台的运营其实是处于一个法律的真空地带。魏贵磊表示,出于对护士、患者负责的态度,平台免费为双方购买了保险,从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

作为互联网医疗领域的资深人士,好大夫在线CEO、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董事长王航表示,由于人口老龄化,社会上对医护上门服务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而且这个需求还会越来越大,网约护士平台的出现解决了大家的一些痛点,有一定的社会价值。这类平台目前暂时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但“创新往往是领先于法律法规的”。他认为,对于创新公司来说,目前最该做的是把控好服务品质,从患者角度出发去设置流程。“只有站在患者角度,替他们考虑周到,替他们规避各种风险,才不会出大的漏洞。”

卫计委相关领域专家介绍,网约护士平台需要规避的风险主要有三类:医疗风险、法律风险和人身意外风险。要规避这些风险,除了平台本身应确保提供服务的合法合规性,制定标准化流程,接入保险作为基本保障等,从政府层面来讲,也应该给予一个明确的指导或操作细则。“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如果要扶持,就应该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