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从元妃省亲诗中看黛玉与宝玉的差别,元春省亲

原标题:另眼看红楼|从元妃省亲诗中看黛玉与宝玉的差别

在元春省亲期间,游览大观园后,众姐妹齐聚,元春提议让姊妹们各提一匾一诗,随才之长短,这显然也有试试各姊妹才华的意思。由于此中‘潇湘馆’、‘蘅芜苑’‘怡红院’、‘浣葛山庄’此四大处为元春偏爱之处,特别要求宝玉用五言律诗题咏。

图片 1

在众姊妹的作品中,最爱的还是宝钗、黛玉的两首,摘录品赏。

《红楼梦》第十八回,元妃省亲。

凝晖钟瑞—匾额【薛宝钗】

做足表面文章的“骨肉重聚”中,还不忘附庸风雅,元妃领着一众姐妹及宝玉题匾作诗,忙得不亦乐乎。从李纨开始,人人奉命展露诗才,好坏各异。其中做得最多的是宝玉,三首,其次是林黛玉,两首。(林黛玉原该和众姐妹一样只做一首,但另有一首替宝玉做“枪手”)

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

对比宝玉的三首和黛玉的两首,很有一些触目惊心之感。宝哥哥常赞“林妹妹懂我的心”,可从当晚黛玉诗中流露中的情绪来看,两人的想法实在天差地别。宝玉的三首诗分别是《有凤来仪》《蘅芷清芬》《怡红快绿》,通篇充斥着“好梦正初长”“谢家幽梦长”“红妆夜未眠”,真个可以用“醉生梦死”四个字来形容了。即使不说“颓废”,至少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

有凤来仪

文风已著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

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

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

世外仙源—匾额【林黛玉】

迸砌防阶水,穿帘碍鼎香。

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

莫摇分碎影,好梦正初长

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

正如他丝毫感觉不到元妃不喜“绿玉”二字,同样,宝玉也毫不了解、或者说是毫不在乎姐姐喜欢的是什么。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

图片 2

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

但黛玉却不同了。《世外仙源》一首开篇“宸游增悦豫”,结束“何幸邀恩宠”;《杏帘在望》一首尾联“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不说是“媚上”吧,至少也是赤裸裸的“称颂”,一点都不含蓄。这样的文章,倒是很容易让人想起黛玉业师贾雨村的风格的。和黛玉之后的《葬花词》《五美吟》《秋窗风雨夕》乃至《柳絮词》都风格迥然。几乎不像是出自黛玉的手笔。

再来说宝玉作的四首诗,一二首为他本人作,在作到第三首时就开始扣脑袋了,幸有宝钗一旁提点才顺利完成,而第四首则由林黛玉悄悄为其代笔。

杏帘在望

有凤来仪(贾宝玉)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

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迸砌妨阶水,穿帘碍鼎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莫摇清碎影,好梦昼初长。

元妃首肯“薛林二姐妹与众姐妹不同”,固然有黛玉、宝钗的诗词本身水平,而黛玉此作暗合元妃心意,也有一点缘故吧。

蘅芷清芬(贾宝玉) 

黛玉这一晚的表现,绝非无意为之。曹公书中写得明白:“原来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又说她“未得展才,心上不快”,所以要替宝玉作弊。这固然可以看做是黛玉的好胜心很强。但另一方面,也不妨理解为:黛玉很重视这次机会,很看重元妃对自己的看法,很想讨好元妃。

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

图片 3

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

这样说,并非觉得黛玉不纯真、太世故。从元妃省亲夜宝玉和黛玉截然不同的诗歌作品,其实很能体会出一些人情世故的现实。宝玉是整个荣国府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是元妃从小“长姐如母”般照顾的小弟弟,他的人生花堂景媚,没有半点阴影,从来只有别人来取悦他,他不需要讨好任何人,自然可以优哉游哉地做着他的富贵少年梦。

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

图片 4

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而黛玉呢,不要忘了,就在元妃省亲前不久,林黛玉死了父亲,和贾琏回原籍料理丧事。至此,她已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儿,而据不少考证认为,在这次丧事办理中,贾府倾吐了林家巨额家产,聪慧的黛玉看在眼里,但以一介弱女,无能为力,只能装作糊涂。此时若硬要再说黛玉依旧和宝玉一样丝毫不知人情世故,除非她是傻大姐了。

怡红快绿(贾宝玉、薛宝钗) 

图片 5

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

83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有一段场景:黛玉回来分派礼物,井井有条,宝玉赞她“比以前会办事了”(这句话书中没有),电视剧的表达是轻松愉快的,但联系前因后果想来,却有些心酸。接着这句话,就是书中、电视剧,乃至越剧中都着意保留的情节:宝玉将北静王所赐的鹡鸰香念珠转赠黛玉,黛玉弃之于地,说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我不要。黛玉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强烈?仅仅是因为洁癖吗?她是不是在借题发挥,发泄对某些“臭男人”的不满?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图片 6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总之,这一晚的林黛玉表现得和之前、之后都很不同,甚至比宝钗更“热衷”,更“随份”。或许,那一刻她也想到过自己的终身?她也曾经想过给元妃留下个好印象,让自己的未来之路走得更顺畅点?但黛玉想要“以才邀宠”,元妃却不屑于才。很快,端午节的赏赐,打碎了黛玉的梦,而她真正的性情,其实也并不是能够掩饰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

责任编辑:

杏帘在望(林黛玉)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黛玉原本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不想元春只命一匾一咏,也不好违谕多作了。但她的才情确实在众姊妹中可拔得头筹,只奈何偏偏出了一个宝钗与她旗鼓相当,她清高自傲的性子也不能得以发挥了。

元春省亲这一章节繁文缛节非常之多,君臣之礼大于所有,也折射着荣国府盛极一时的尊贵荣宠,但也从元春的话语中感到了繁华背后的悲凉,乐极生悲,估计也就是如此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